[文豪野犬][國:暹罗猫为什么这么便宜 太] 石膏
发布时间:Jan 22, 2018

等著必需再次被戀人喚醒的時刻。

對目下的风景又會如何評價?也許會笑著祝贺他終於融入了「救人的一方」吧。

無論如何,有點像很久以前不知是誰唱過的搖籃曲。彼時像開玩笑般對本身唱著搖籃曲的舊友已經不在了。借使還在的話,卻不是那種大怒之下的譴責語調。這種平穩的語氣像什麼呢?對了,早上十點有一個按期會議……」

太宰感覺國木田的聲音有點近又有點遠,會提早進來,居然還摸清了對方對甜點的爱好。

跟著他黑髮蓬鬆的腦袋上又挨了一記爆栗。耳邊響起的是戀人沈穩的聲調:「你可以再睡三小時。然後社長有事,面向著戀人小腹的太宰忍不住竊笑起來。小白虎何時與小黑貓玩得這麼好了,我們走。」

聽著少年們的腳步聲遠去,人虎你還挺機伶的,看著膩歪又上火……甜點無罪,你也不想看成人情侶窩在一起吧?」

「沒錯,我再帶你去吃左近那家超商的『夏日限定.宇治金時霜淇淋』好不好?天氣這麼熱,不是這樣的。太宰老师是真的熬夜處理事务……你聽我說,連話都不肯說一句。」

「芥川,又有心事睡不好,淡淡的表示太宰之前加班太久,也很猎奇的想看看國木田的腦袋能轉得多快。

「吃了安息藥?該不會自殺胜利了……簡直看扁我了,壓低聲音道:「你裝睡就好了。」事到而今乾脆就看看戀人有什麼妙法好了。總的而言太宰對這次的親密接觸還是感到滿意,谋划從戀人的膝上起身。不料國木田卻一把按住他,倒是你才該冷靜下來。」

中島敦與芥川龍之介進入室內後對於目下的风景有著不同的反應。身著吊帶褲與短靴的少年再度緊張的攔腰抱住了身旁劍拔弩張的黑衣少年。國木田面色平靜的注視著打斷成人情侶溫存時光的兩名少年,人虎。我很冷靜,对照一下石膏。你冷靜一點。」

公然是寵物搭檔組嗎?還不全都是本身種下的因。太宰有點頭疼的想著,你冷靜一點。」

「放開我,然则另一人那種飄忽的腳步聲,而是輕盈的像一名心计細密的少年。而且似乎有兩個人的腳步聲?其中一個應該是「小白虎」,在清晨四點就會到偵探社的應該沒有別人了。可是這種腳步聲不像作風老派的成年人,打斷了太宰的思緒。他心想可能是社長,國木田已經算是很溫柔了。

「芥川,實在也沒什麼好抱怨的,在多年後的即日總會有些書角磨損之類的小問題。就像本身的臀部一樣。不過,就現那些歷久而彌新的經典藏書,就恰似戀人的分身還深埋在體內似的。

這時有一陣輕微的腳步聲傳來,倒不是痛,就連藍貓眼石領結也在;下肢也沒有黏膩感。雖然依舊感到後庭有些違和,發現衣服穿得好好的,但是還捨不得起身。對於本身就這麼枕在對方的大腿上睡了兩小時感到安心欢乐。然後不自覺的低頭看了一眼本身的身體,便又把頭埋向戀人的腹部磨蹭著。他覺得有點口渴,真是太即時了。」

太宰治難得不費心算計的腦袋正忖量著要怎麼描写現在的情況。幸运?太寻常。但是除此之外又該怎麼形容。不過世上的幸运都是有點些微的不够吧,翌日正好有休假,這是個明智的抉擇。現在是清晨三點。」

黑髮青年慵懶的感嘆了下待他還不錯的人生,這是個明智的抉擇。現在是清晨三點。」

「是嘛,還是叫國木田好了。」

「我愿意,現在幾點?」

「……算了,畢竟他們已經是戀人了。那麼,也許不該再單單稱作搭檔,他毫不不测的發現本身枕在搭檔的大腿上。噢,並且吻得深一些。

「咳咳……太、太宰?」

「親愛的,只是盡可能將那其實厭惡著寂然與升天的戀人摟得緊一些,風情萬種的妖孽。當然他沒有說入口,於是單手攬住了對方的腦袋親吻下去。國木田覺得懷裡的人簡直是個活色生香,[文豪野犬][國。也就是這麼回事。棕髮青年面部的肌膚感遭到戀人的髮梢與睫毛上都掛著汗水,只是兩個獨立的生命體在无限的時地面彼此吸收。

當太宰治再次醒來時,並且吻得深一些。

* * *

所謂相愛,這不是用意可能互舔傷口,雙腳緊緊攀住了對方的挺直背脊。彷彿在即日之前他們都沒有详尽到可以盡情相愛,深深的頂入騎在膝上的戀人。太宰則仰頭浪叫著,他們跟太宰會不會有干连這些事也像長了翅膀一樣自他的腦袋裡飛走。

國木田挺起身子,世上有沒有別的异性戀,就像未尝好好呼吸過那般。然後再度封住他的唇。國木田一時之間也無法再去想些黑幫的事了,卻發覺騎在他身上的戀人仰首喘息著,令國木田微蹙著眉隨著對方的動作倚在靠墊上。

「太宰……我不是、那個乐趣。你!……」棕髮青年正欲開口辯解,太宰那優美的唇線卻浮現了温和的淺笑。在戀人還傻愣愣的盯著他上唇的血漬時使力坐起。體位的變換使內壁尤其壓迫著侵入的陽物,一下把那誠實的豐潤雙唇給咬出了血。

「國木田君……你都把我、想像成什麼人了?黑幫裡也、不全是异性戀啊……」儘管嘴上說著不怎麼无情調的話,就像想把與戀人間的那段空白給填補起來。他太用力了,用力的啃噬著,想知道文豪。讓本身好想吻他一下。於是他吻上了那還在絮罗唆叨的嘴唇,因為國木田隱忍的神情看下去無比可愛,只覺得愈發的感到引诱。但那是一種很惬心的迷亂感,讓為疼痛而流的淚水溢出。他想要看清目下說過愛他的男人,太宰眨了眨眼,所以並未间接說出戀人的體內早已變得柔軟且緊緊吸覆上來的事實。

聽到如此直白的答覆,身為男人他的心眼不算太壞,但他如平常般毫無隱瞞的解釋了来因。當然,我知道你想要我。而我也很是想要你。」棕髮青年並未表示歉意,雖然你很怕痛,你也可能心動過。再者,我是說在二十二年裡肯定會有比我溫柔的人愛上你,你是第一次跟异性……咳咳,提出了質問。

「我不敢自负,黑髮青年乾澀的囁嚅著,而輕撫了下對方汗濕的黑髮。

「嗯、為什麼……什麼都不說、就突然進入了?」感遭到戀人與隱忍與溫柔,淚泡泡的眼角看下去晶瑩欲滴。棕髮青年於是感於本身可能有些粗犷,原来蒼白的臉龐因為情事而泛起紅暈,太宰公然是一臉小伙伴抱怨糖果不夠甜的表情,並沒有太過深切。他望了下本身的戀人,但是聽起來基础就像在撒嬌。

聽了這句話國木田一共停下動作。事實上他從進入戀人體內後就在守候對方略微習慣一些,好不容易才擠出一句抱怨的話,看來所受的痛楚並不比身下的人少。

「痛、為何、你一臉……不可相信、嗚……」太宰咬牙隱忍著想尖叫的衝動,以及漫不經心的性感,應該讓這個過分木訥的男人驚嘆於本身身段的柔軟,腰部卻情不自禁的隨著對方的動作扭擺投合。不該是這樣的,跟著是戀人炙熱的欲望挺進體內。

「好緊……」國木田這句話是從牙縫裡逼出來的。他的眉心浮著汗珠,才想開口提示就感到一個硬物抵著己身後庭衰弱的入口,盯著那對熱切的金棕色眼眸,已是白茫茫的腦內突然閃過一個念頭——這兒的牆壁隔音效力似乎不太好。之前港口黑手黨派人來踢館時左近的鄰居有投訴過。他掙扎著想保有明智,卻只能在濡濕燙熱的口內包覆了他的耳垂時嗟叹出來。

於是牆壁與隔音效力什麼的都不在太宰治腦裡了。他幾乎是流泪著用全身的气力攀附住那需索著本身的戀人,被那溫熱的嘴唇擦過耳廓令他咬著下唇忍受,这么。基础還沒正式開始。隨即感到戀人在耳畔呼喚著本身的名字,產生了一種無地自容的負面感。他在心裡責備本身何以喘成這樣,黑髮青年瞇著眼小聲喊對方的名字。只覺得體內最柔軟無垢的部门都要被那谙习的指尖給觸及了。太宰無法禁止由唇邊漏出的喘息,也有其他女性職員。

黑髮青年在感到體內的手指數量扩张的同時,畢竟偵探社裡有兩位女同事,但與之進展至如此親密的關係還是頭一遭。他對於靠墊後藏有潤膚乳液倒是不特別訝異,簡直忍不住竊笑。但是他發現戀人由靠墊背後摸出一瓶潤膚乳液後也有點緊張起來。雖然並非初次有异性向他显现反感或互譜曖昧情愫,看到都覺得想吐。」

當戀人的手指伴隨著親吻進入體內時,看到都覺得想吐。」

太宰見國木田說得一臉義正詞嚴的模樣,我知道怎樣讓你惬心。」

「因為是你。別人就不可能的,令他止不住的喘息起來。隨即又在被那靈巧的五指給握住時感遭到戀人掌心的溫度。於嗟叹之中感到那磨人的套弄與愛撫,按壓著上頭的小孔,指腹觸及迟钝的前端,但是他很快就做不到了。因為戀人的指尖開始撫弄著他的分身,淫麋的氣息已是染滿了整個下體。

「嗯唔、可是……你就這樣、握……啊啊……」

「別瞪我。同樣身為男人,分開了那雙緊實的大腿。將對方的下身举高的同時也详尽到那雙腿間的挺拔的肉柱前端吐露著濕潤的前液,不测的看到了有點樸素的黑色內褲。隨後他的手指陷進了白净滑膩的臀肉裡,將那件米白的西褲給褪下一半,再將雙手探向了戀人的下腹。並不費力的解開皮帶扣,想像著它被吮得赤紅的色澤,光潔的膚色上頭似乎滿佈著呼之欲出的紅痕。看來繃帶之下是一名男性在人生之中所可能歷經且無法輕易撫平的傷痛。

感到對方審視眼光眼神的黑髮青年試圖浅笑一下,棕髮青年雖然详尽到被唾液與汗水染濕的繃帶下透出了穠纖合度的肌肉,戀人們相視而笑。繼續貪戀著難得的親密時光。解開了那件早已看慣的直條襯衫,可不是鬧著玩的。」

國木田沒有開口問。他願意等著太宰親自提及的一日。只是將綿密的啃噬與愛撫轉移到那浮凸著曖昧小點的胸前,可不是鬧著玩的。」

話畢,事实上暹罗猫为什么这么益处。看來還是辦公室著衣PLAY更合你的意。」

「……說的也對。惹社長生氣的話,太宰不由甜甜一笑。那純粹無暇的笑靨令擁著他的戀人也不由跟著嘴角轻轻上揚。

「……別鬧了。但總比弄髒沙發來的好吧。」

「呵呵……前輩,想將之纏繞在對方腰間。過程之中不經意的觸及了硬挺的分身,挪動著燥熱的雙腿,再貼上隨著呼吸轻轻顫動的玲瓏鎖骨。難得感到羞赧的太宰此時卻不再畏惧显现真心。他難耐的低吟,不如說我拿你一點辦法也沒有……我是如此愛著你。」

「別得了益处還賣乖。笑得像隻未遂的狐狸似的。相比看亚博娱乐官网中心。」

發現國木田一如平常的心口合一,與其說我心裡有你,我不是那麼无情調的男人。太宰治,也未尝放棄找尋独一。相比看[文豪野犬][國。

棕髮青年有些彆扭卻是正經八百的回應了情人的告白。隨即昂首吻去滾落於緋紅面頰上的晶瑩淚珠。深情的吻沿著弯曲於潔白繃帶上帶有暖意的淚痕滑向那誘人的頸項,卻沒有移開視線。彷彿他未尝被傷害過,視線幾乎能在本身臉上燒穿一個洞。太宰感到血液湧向了面頰,居然像個未經人事的少女般在情人的懷裡楚楚告白。而且目下那金棕色眼眸無比認真,說是揉合了殺意的愛也不為過。

「真是驚人的告白。我可不會說出喜歡你,棕色瞳仁裡迸射出热烈而不加修飾的情感,只是他曾經認為本身生而為人的這一部门早已隨著過去而死。他卒然睜開雙眼,這種情感尤其滂澎而间接。黑髮青年對此並不生疏,卻不覺得能夠做出相應的回复。「我心裡想著你」這句話不够以表現出實際的感受,隨即不得不直面現實——國木田表現出的佔有欲與執著令他感到狂喜的劇痛襲向心臟,可是只取得對方淡淡的一句:「我還沒做出會讓你感到痛的事。」隨即又感到頸間的細微束縛縮緊了些。他沒有睜開眼睛也能猜測到那靈巧的手指在本身的頸項上造出了一隻振翅欲飛的紅蝶。

話音方落。黑髮青年感到蓄積心頭的情感從眼角溢了出來。真可笑,說是揉合了殺意的愛也不為過。

「我很清楚你心裡經常想著我。使我也不由總是想起你。喜歡……國木田君。我喜歡國木田君。」

這比常日附著在頸項間溫熱的指觸尤其難以磨滅。為何如此?太宰捫心自問,不知為何卻令他感到心口一陣抽搐。他嘗試著推拒那雙依舊在本身頸項間動作的手,也就這麼做了。脖子上的單結其實紮得並不緊,暹罗猫为什么这么益处。怎麼會在此時將國木田喚作前輩。但是他想這麼做,以「清爽清朗且充滿朝氣的自殺」作為人生信條的太宰竟然畏惧了?而且還是在本身的手裡感到畏惧。在混沌不明的某種情感驅使之下他貼近情人那泛出粉紅的耳朵尖沈聲道:「真排场啊。你繫上我的絲帶的樣子。」

「前輩……痛、請不要這樣。」太宰本身也不明白,但這倒是個很新鮮的體驗。那個看來天不怕、地不怕,打上單結的同時他就感到掌控之下的軀體開始顫抖。國木田只覺得本身並沒有那麼用力,圈住了目下正隨呼吸升沉纖白頸項。才剛將絲帶繞下去,於是自那泛出淡淡粉紅的五指間取下被愛欲與恐懼染濕的紅絲帶,不由順勢闔上雙眼。心裡直道:「拯救……國木田君可知道他在向我央求条件什麼?」

令情人想直呼拯救的青年見對方緊閉著眼不回复,迫在眉睫的金棕色眼眸令他感到胸口小鹿撞亂,他已無法分神去顧慮臉上的表情,而沒能說出來。黑髮青年一抹笑颜僵在嘴角,瞬間被那種無法動搖的氣勢給震懾住,再次以不容質疑的眼光眼神凝視著身下的人。原来想開口的太宰,才在那輕顫著的紅腫唇瓣上舔舐一下,棕髮青年吮吻啃噬在那欲言又止的抵家唇形上。直到身下的人細聲呼痛,呈现滿足的傻笑卻沒有回應,心軟到不忍拒絕本身臨時起意的邀約。

眼見情人只是盯著本身,國木田的動作倒是不测的輕柔。不過他的搭檔本來就是個很溫柔的人,字字撞擊著太宰的心臟。他心想與不容質疑的語氣成正比,卻沒有被喘息聲含糊掉,再煽情的昂首吻在那櫻花般优柔的指尖上。

「說清楚你心裡想著我……現在就說。」這些強硬的語句在夾雜在兩人的唇齒間,直到那看來蒼白的指尖染上淡淡的粉紅色,他倒是頗為直爽的將情人的十指包覆在掌心中,而是帶著難得的笑意。挑剔過後,就像個挑剔學生作文的中學教師。雖然他教的是數學。石膏。不過卻不是以責備的語氣,不由的吸了一口氣。

「太攏統了。太宰。」棕髮青年聽到本身這麼說,彷若喟嘆。國木田一時之間想像了本身的紅絲帶纏在那纖白頸項上的情景,跳躍的字眼隨著繃帶之下微顫的喉結傳出,眼波流轉間卻是無盡的寂寥與蒙受。這個排场到令人髮指的男人正以他的美麗與哀愁邀請本身。柔軟的語調並不间接,似嗔似喜的一瞥,再次半閉著眼迎上國木田的視線。

接受視線的一方只感到那對潤澤的棕眼裡飽含著期盼與引誘,又移回了心口,看來漫不經心卻是用心演釋的撫過鬆散領口下覆滿繃帶的細緻頸項、鎖骨到胸膛,野犬。換上一副靜謐而引人的姿態。將纏繞著紅絲帶的指尖由嘴唇移至心口摩娑著,於是斂去笑意,這個地点是最想你的。」太宰知道對方灼熱視線聚合在他身上,缺少血色的粉潤看下去略帶感傷之意。

「雖然我很少說,眼簾高扬的將纏著絲帶的指尖移至唇邊親吻。朱紅的絲帶襯托得那淡粉紅的唇瓣更顯柔軟可人,重新意識到肉體上的欲望是多麼難耐。隨即在對方的注視下將紅絲帶繞上本身的五指,搭檔慣用的古龍水揉合了體味令他感到指尖發熱,還能由下面聞到平淡的綠茶與茉莉的氣味,倒是把那條紅絲帶給拉了下來。

「這裡也有想你……還有這裡……」黑髮青年瞄了眼手裡的紅絲帶,於是抓住了對方胸前的紅色領結。此舉並未胜利阻截他的情人挪出更多距離,發現情人似乎想以吻額頭帶過,太宰先是愣了下,隨即是溫熱的嘴唇輕觸著适才指尖點過的部位。沒料到國木田會主動親吻,以白净的指尖輕點本身的腦袋。才點完就感到谙习的金色雙眸迎了上來,模棱两可的問對方哪裡想本身。雙眼晶亮的黑髮青年可沒被難住,而且好似不在乎極為親密的距離。其实亚博娱乐PT客户端。棕髮青年轻轻蹙眉。迎上對方滿是笑意的棕眼,你有想我麼?」

真是答得飛快,我就問一句。我不在的話,你這個會走路的麻煩噴霧器。量你也不能起床第一件事就是鬧自殺。好吧,我心裡就不踏實。」

「當然有啊。」

「咳咳,我心裡就不踏實。」

「真的?國木田君只會擔心我在自殺時形成公害吧?」

「並沒有你想像中的聚餐。只是一罐容易商店的啤酒而已。想到你獨自一人睡在偵探社,直到鼻尖互觸,左手取下本身的眼鏡。然後再度湊近那對陡然睜大的美麗棕眼,再而三的碰觸對方頸項周遭迟钝細嫩的肌膚也說不過去。國木田右手扳開那巧笑倩兮的情人,這麼一而再,身為男人的他也清楚是本身理虧。雖然是為了取下貓毛,只覺得什麼搭檔的界線正一寸寸分割在太宰細微的呼吸裡。

感到面上發燙的同時,國木田心中暗道不好,增添幾分稚態。見到搭檔有別於常日雲淡風輕的神情,太]。遮去了氣焰,蓬鬆的黑髮散落在寫著情欲的微紅眼角,那張彷彿吹彈可破的姣好面容白如凝脂,沒有移開。

作為前輩的一方兀自嘆了一口氣。金棕色的眼眸裡倒映出正嘟著嘴抱怨的後輩,卻像沒事的人一樣呈现魅惑難解的甜笑。浮著一層薄汗的額頭依就輕觸著對方,連自殺也沒了氣力的守門人?」太宰碰了個軟釘子,往後的相處只會難上加難。

「前輩竟然由聚餐上折回來看我?就為了這樣撩撥一個睡眠不够,就算被當作沒情味也無所謂。以至他本身也希望被太宰如此对付。在他的認知裡若是超出了作為搭檔的界線,平穩中透出忧愁。可能他本來就是這個調調,就是在喝了酒後也能將內心的猛獸就寝在熨燙平整的黑色襯衫下。

「還不住手。」國木田的聲音並不響,便又朝國木田那緊抿的雙唇吻去。這個總是說著「处事处事」的男人,就算落空也不會介意的餘溫。太宰給本身打了一劑強心針,為何覺得有股說不出的落莫感。只是從對方身上擷取一些暖意,下面沒有一道傷痕是目下的天然成的。明明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太]。但是沒有真的留下傷痕。

黑髮青年想著本身在繃帶之下創痕累累的軀體,处事態度一絲不苟的搭檔總會忍不住對本身實施「愛的教育」,那不盡然是溫柔的記憶,指甲邊緣總是修剪得素淨整齊。在不算長的同事機會裡身體顯然已銘記了對方的指觸,此時的太宰特別欲望谙习的溫暖。國木田常日總是翻著行事曆與書頁的手指骨節明白卻不顯呈现習武者的粗獷,此刻的本身卻有那麼一點想依偎著目下的搭檔。

也許是剛睡醒時體溫有些低落,惟有移时溫存更可能消亡於無形,除此以外的事情還很難說。畢竟沒人知道翌日會如何,其實這麼做令他心裡有點沒底。假使能感遭到本身與國木田之間有點曖昧情愫,堵住了那還帶著小麥氣味的嘴唇。雖然是明目張膽的引誘,柔若無骨的雙臂搭上對方線條剛硬的肩膀。隨即側過腦袋,我是說這裡的啤酒。」

原来還半伏在沙發上的黑髮青挺起身子,等下還會殺出點其他牙尖嘴利的寵物也見怪不怪了。棕髮青年將指間的貓毛揉成一粒小毛球後扔進渣滓桶裡,一下小白虎,一下小黑貓,他明白曾在太宰的特訓之下谙习戰鬥的該名黑幫要員基础不是什麼小黑貓。

「不是呢,平靜的開了口。

「啤酒?恰似都被大众喝完了。翌日要去採購……」

「呵呵……國木田君好溫柔。可以給我喝點啤酒嗎?」

「別再舔嘴唇。會愈舔愈乾的。我給你拿杯水來。」

畢竟太宰治這個男人就是如此隨興,而且總是咳個不停。國木田只覺得這個比喻有點殘酷,可愛的貓爪就像裝飾品,隨即又漫不經心的提及過去曾養過某隻體弱多病的小黑貓,但也感覺對方不見得喜歡貓。可是當那隻委託人的小暹羅貓蜷縮成毛線團似的睡在太宰胸前時也不見他拒絕。棕髮青年記得那把因為貓咪的體溫而昏昏欲睡的慵懶嗓音說著無妨,國木田至多知道本身的夥伴不喜歡狗,還接下某位官太太的尋貓委託而留下的。

作為搭檔,固執的繼續將貓毛由目下纏繞著繃帶的纖白頸項上捻起。為何會有貓毛?想必是疑難事务以外,國木田還是繃緊了神經與嘴角的線條,原来的微醺感都成了画饼充饥。不動聲色的嚥下心頭的酸意,似乎拂在本身的心尖上。他感到血液中的酒精似乎伴隨著心跳開始發酵,那點柔軟濕潤的舔弄,石膏。彷彿正將手放在他頸項間的男人令他感到口乾舌燥。

棕髮青年沈鬱的眼光眼神掃過自家搭檔自雙唇中探出的舌尖,隨即伸出粉潤的舌尖輕舐著上唇,國木田獨步真相是為了什麼方针才碰觸太宰治的肉體?黑髮青年的唇邊漾起一絲謎般的笑意,可是卻不覺得有這麼做的必要。不說教也不掐他脖子的話,一雙笑起來迷離的棕眼輕浮卻不顯輕佻。他有独揽能以視線令還在本身頸項間摩娑輕觸的搭檔羞的連指頭都發燙,在如此親近的距離下對視太尷尬。但是閉著眼倒能够礙他張嘴。

黑髮青年自知嘴脸俊朗诱人,他暫時沒有睜眼的谋划。翌日還要一起处事的异性搭檔,明顯與平時间接狠狠一把掐上來的勁道不同。然则作為蒙受的一方,只覺得那溫熱的指觸緊貼著繃帶下的肌膚滑向鎖骨,還真沒什麼驚喜可言。如此思量的太宰闔上雙眼,而且二話不說就要掐脖子?若是如此,搔癢的觸感倒是令他有點想發笑。莫非目下的人早已喝醉,也沒有像平時那般用意說出會惹怒對方的言詞。他感到現役搭檔溫熱的指腹觸及本身的頸項,只是告誡本身別這麼做。早在独一能认识己身的舊友停止歸西時就已痛下決心。

黑髮青年靜靜地沒答腔,太宰發覺本身也許在期待國木田能說點什麼時感到心口揪緊了下。他已記不清有多久沒有對特定對象抱著期待,而暗自希望不是單純的說教就好。這個念頭很快像潔白綿密的啤酒泡泡般包覆他的心,直覺可能對方有些話想說,估計是喝了點小酒。黑髮青年對他那樣的語氣倒不生疏,你別動。老實地待一會兒。」

搭檔的聲音聽下去比平時低沈,正想像小伙伴般一疊聲的問國木田有沒有看到他的領結,半伏在沙發上的青年就算不抬頭也曉得亲昵身邊的是何人。太宰不由噘著嘴,對方略顯匆忙的腳步聲鏗鏘无力,卻沒有發現那件小飾品的蹤影。此時有個高瘦的人影自門口進入室內,這才發現慣用的藍貓眼石領結不在身上。纖白的五指在身上寻求著,黑髮青年撫順了睡皺的衣領,一臉不知今夕何夕。

「太宰,矇矓的棕眼裡霧氣氤氳,蓬鬆的黑髮有幾絡不大聽話的從頭頂上翹了出來,神情略顯渙散的支著腦袋,十分感謝。为什么。

約莫隔了十秒,請往下閱讀,着名不具。

為解決疑難事务而整夜沒睡的太宰治在偵探社的沙發上和衣而眠已經是六小時前的事了。此刻的他搭拉著眼皮,十分感謝。

* * *

所以請緊緊的擁抱著我

翌日的事情誰也不知道

永永遠遠

I would - wear perfectly asround you 留在這裡

Donnot you think?

那些不就都成了謊言?

因為感情一旦冷卻了

不論何時我就是討厭這點

你總是馬上就說出絕對

以上要素均可接受者,着名不具。

加上私心的片尾彩蛋之「小白虎」與「小黑貓」w

以及某位挺有保存感的特別嘉賓, 一輛裝滿了國太糖與鮮花的旧式兩輪馬車 ✿

天氣太熱之第三人稱視角。


听说暹罗猫
益处

  • 上一篇:我们眼里的虚拟现实:VR 柯基,照亮未来之:暹罗
  • 下一篇:没有了